教育新闻

教育新闻

了解最新教育行业资讯,把握最新教育行业动态

初中毕业学计算机没有用?你可真能忽悠人

信息技术(Information Technology,缩写IT),根据百度百科的解释:信息技术主要用于管理和处理信息所采用的各种技术的总称。它主要是应用计算机科学和通信技术来设计、开发、安装和实施信息系统及应用软件。尽管信息技术也有广义和狭义之说,但人们一般都是从狭义方面去理解,把信息技术等同于计算机技术,中职信息技术专业的前身其实就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如日中天的“电脑班”。
但随着计算机教育的普及,新一代信息技术成为国家战略,计算机业已成为“文化”。比如美国大学采用的,供低年级使用的计算机课基础教材,教材名称便叫《计算机文化》([美]琼·詹姆斯 里奇·帕森斯者),且自1994年第1版首发到2018年,二十多年已升级到了第20版,可见受市场欢迎的程度。
此时,中职职教人才突然发现:信息技术产业的蓬勃发展、升级换代及职业岗位的细分,并没有给中职学生带来更多的与他们专业对口的岗位,反而造成适合中职信息技术专业毕业生的岗位越来越少,而且他们在中职的三年专业学习已越来越难达到企业岗位的技术要求。尽管2018年和2020年《中国中等职业教育质量年度报告》统计:中职19个专业大类中,无论是招生人数和毕业生人数,信息技术类中职学生人数仍然居首位,占了19个专业大类学生人数的16% 。可除了IT运维中小企业仍需少量的中职学生,绝大多数IT企业,尤其是中大型IT企业,更愿意招收学历高的信息技术类专业毕业生,IT企业普遍认为大多数持中职学历的毕业生缺少培养潜力和培养价值。
中职信息技术专业如何定位?这是一个“老话题”,但也是每位中职管理者、信息技术类专业带头人、信息技术类专业教师需要冷静思考的课题。与其它专业大类相比,中职信息技术类专业其历史是一个从辉煌走向迷惘的历程。
 一、中职信息技术类专业的“辉煌岁月”

20世纪五十至六十年代出生的人,在他们稍稍懂事的时候就清楚地知道,六十年代至八十年代初,社会上最吃香的职业是:医生、司机、杀猪佬(广州人一般称之为猪肉佬)。这三个职业除了医生的入职门槛高,需要有较高的专业知识和学历外;司机和“杀猪佬”无论是入职的门槛还是对该职业的知识量、技术量、学历的要求并不高,学术则更是挨不上边。但为什么这两个“低学历”的职业能与高学历、高知识、高技术含量的职业医生并驾齐驱呢?甚至前者比医生这一救死扶伤的职业更令人羡慕,从经济学的角度分析,原因则比较简单,就是资源的稀缺性。
由于六十年代至八十年代初,猪肉和汽车都非常稀缺,所以能“零距离”接触此两种资源的职业便有了“隐权力”。虽然这两种职业工资单上的收入并不高,在当时人们心目中也不是一个非常“令人仰慕”的职业,但由于其“边际收益”——隐性收入、收益远高于工资单上的显性收入。正如曼昆《经济学原理》所说:资源的稀缺性决定了人们必须进行选择,所谓理性人考虑边际量。
同理,九十年代中职信息技术类专业(俗称电脑班)也是一个非常吃香的专业。之所以九十年代中职信息技术类专业成为当时中职专业的“香饽饽”,主要有三方面原因:一是“电脑”在人们心目中是“高科技”产品,而且已走向了产业化和商业化,二是个人电脑从科学家的殿堂刚进入大中型企业和政府部门的办公室,懂得操作电脑普遍被民众视为是“高大上”的职业,平民阶层只有努力学习,愿意交一笔学费,就能挤入白领阶层。再者,当年个人电脑还未走进寻常百姓家,并且“电脑”在普通人心目中仍罩着一层神秘的科技外纱。所以学校或培训机构,只要有几台电脑,找一个会操作电脑的老师(其实大多数计算机老师并非“科班”出身,只是比学生更早接触电脑),小广告一贴,基本上不愁生源。
回顾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我们也可发现,当时中职开设新专业远没有今天的严谨,既没有专业开设可行性分析,也无什么调研报告,更谈不上人才培养方案、教学标准制定等等规范性操作和专家指导,完全凭专业带头人的直觉或喜好,只要发现市场有什么热点、需求,便毫不犹豫开设对接产业的专业。专业带头人更像改革开放初期时的民营企业家,敢想、敢干、执行能力强,敢于试错,坚信种下希望就会有收获。
作为政府部门,自然也意识到了中职开设专业的“乱象”,为此,1993年国家教育委员会颁布了《普通中等专业学校专业目录》。当年专业划分是按科划分,如工科、农科、财经科等,科下面有类,类下面才是专业。比如计算机专业便放在电子类,属工科。
从今天规范的角度看,当初国家教育委员会颁发的《普通中等专业学校专业目录》略显粗糙。例如计算机及应用专业,虽说《目录》也列出了培养目标、主要课程,但显然没有经过科学的调研和论证,更没有考虑教学对象的年龄和文化基础,基本上是照搬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的课程后进行简单的删减。比如设置的计算机电路、数据结构、微机及接口技术、单片机及应用、离散数学、编译原理等课程,过高的估计了中职学生的“理论水平”和学习能力,显然没有考虑到中职学生的文化基础只是初中水平,甚至不少中职学生还未达到初中文化基础水平。
尽管课程设置违背科学,偏深、偏难,教材、师资、教学质量也远不如今天,也没考虑学习者的接受知识、技能的程度,由于市场对懂操作个人电脑的技能型人才需求量大,能够接触到计算机的人又少,还是由于资源的稀缺性,造就了二十世纪九十代中职计算机专业的热门,其他深层次的问题则被人们有意、无意间忽略了。
二、走向迷惘、困惑的中职信息技术类专业 

但是,时间跨入21世纪,随着个人电脑进入寻常百姓家,小学、初中亦开设了计算机课程,计算机成为了人们生活、学习、工作、娱乐不可忽缺的工具,类似今天小汽车成了每个寻常百姓家代步的工具,汽车司机自然也从“神坛”坠落一样,中职计算机专业从此风光不再。
其实,早在1997年,尼古拉•尼葛洛庞帝著的《数字化生存》风靡全球,就预示了作为“高科技”的个人电脑将成为普通人的工具。
事实上,当时中职计算机专业“热”和“香”并非是中职学校普遍办学水平高,教学质量好(不排除少数中职学校办学水平高、教学质量好),而是中职学校有个人电脑这个稀缺资源(当时个人电脑对于大多数家庭来说还是奢侈品),电脑操作员又是市场紧缺人才 ,大学还未扩招,因此中职计算机专业出现了历史上少有的“进销两旺”,就业前景好,生源质量虽不能和重点普通高中比,但还能和非重点普通高中争个高下。
可是,当大学的入学门槛降低,学校和培训机构不再能垄断个人电脑资源,操作型的计算机技能型人才趋于饱和时,中职计算机专业的辉煌也就走向了终结。
但人们普遍未意识到中职计算机专业的“辉煌岁月”是由于当时电脑硬件资源的稀缺性造就的,当劳动力市场从劳动力密集型向知识密集性转型时,只会拆机、装机、打字、文档编辑的所谓“计算机高手”便只能退出历史舞台。因此,当时有这样一个观点:计算机已和语、数、英等基础学科一样,应纳入公共基础课范畴,中职信息技术类专业没必要存在。受此观点影响,有些中职取消了信息技术类专业。不过,由于仍有相当多的未被普通高中录取的初中毕业生愿意选择中职信息技术类专业,事实也证明,中职信息技术类专业,尽管处在低谷,但中职19个专业大类中,无论是招生人数和毕业生人数,信息技术类中职学生人数仍然居首位。学生似乎更是从自身的兴趣而非从未来就业的角度选择专业。有调查显示:至少80%的初中毕业生他们之所以选择信息技术类专业,是误以为读信息技术类专业可以自由自在的上网、玩电脑游戏。
三、 中职信息技术类专业的“自我救赎时代”

显然,和普通高中学科化教学相比,中职专业化教学深受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影响,中职信息技术专业带头人必须像经济学家、企业家那样思考。比如某些中职信息技术类专业带头人便较早意识到了信息技术专业存在的危机,于是率先与其它专业协作开发新的专业。如某中职,信息技术专业与财经商贸类专业合作开发电子商务专业、物流服务管理专业;与美术专业合作开发计算机平面设计专业、计算机游戏动漫专业;与电子、机电专业合作开发物联网专业等。用经济学的名词就是“市场转型”,该校信息技术专业亦因此获得“新生”。
中职信息技术类专业自身也在不断细分。一九九三年国家教育委员会颁发了《普通中等专业学校专业目录》信息技术类专业只有两个:计算机及应用和计算机软件。教职成〔2 0 0 0 〕8 号年颁布的《中等职业学校专业目录》计算机专业又增加了计算机网络技术和计算机及外设维修两个专业,并且每个专业还有一至两个专门化方向。201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组织力量对2000年颁布的《中等职业学校专业目录》进行了修订并于同年3月印发了《中等职业学校专业目录(2010年修订)》,信息技术类专业增加到了11个专业。201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组织力量对2010年颁布的《中等职业学校专业目录》进行了修订,信息技术类专业增加到了15个专业。细分专业和往专业专门化方向迈进的初衷是专业与岗位对接。
尽管中职信息技术类专业毕业生就业率达98%以上,但对口就业率多少?似乎并没有多少中职愿意触碰这个敏感课题。而且今天,所有中职都往升学路上挤,专业建设的重点放在了拚技能大赛,而且选择就读中职的学生自身也对“对口就业”失去了兴趣,他们更愿意选择升学率高的中职就读。
四、当计算机已成为“文化”,中职信息技术专业如何定位抑或是中职信息专业教师如何定位?

今天,由于我们已逐步迈入全数字化时代,数字产业已成国家支柱产业,计算机也已像语文、数学学科,成为了“文化基础课”。随着九年义务教育的普及和高等教育大众化,语文、数学的职业岗位已上移到了本科和研究生阶段,显而易见,中职其他专业的岗位亦在“上移”,如“学前教育专业”已上移到专科甚至是本科。意味着中职信息技术的职业岗位上移是社会发展、科技进步的必然。由于数字经济的繁荣,目前,信息技术类岗位仍停留在高职、高专,但现实是高职、高专的信息技术类职业岗位已趋于饱和,数字经济并不缺少高职高专培养的偏向于技能型信息技术人才,数字经济紧缺的是信息技术高尖端的复合型人才。
显然,中职信息技术作为专业已没有多少职业岗位可以对接,中职信息技术作为专业面临从未有的危机和挑战。然而,如上所述,我们又必须面对一个事实:中职19个专业大类中,无论是招生人数和毕业生人数,信息技术类中职学生人数仍然居首位,占了19个专业大类学生人数的16% ,这种趋势恐怕还会延长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因此,我们并不能简单、粗暴的停办办中职信息技术类专业。
然而,如果中职信息技术只是作为公共基础课存在,中职信息技术类专业又应该学什么?学多少?学多深?
国家教育部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从2021年9月份开始,中职公共基础课《计算机应用基础》改名为中职《信息技术基础》。教材内容则根据教育部2020年颁布的《中等职业学校信息技术课程标准》编写,同时取代了根据教育部2009年颁布的《中等职业学校计算机应用基础教学大纲》编写的教材。后者与前者内容相比,只是增加了物联网技术和人工智能技术,学时保持不变,仍然是120的总学时。
但中职的所有专业,如财经商贸类、加工制造类、交通运输类等招生人数比较多的专业大类,无法离开作为工具的信息技术课程支撑,且每个专业类或专业对信息技术课程的要求并不相同,作为公共基础课程的《信息技术基础》无法支撑各个专业类对信息技术课程的不同需求。因此,中职信息技术老师是因信息技术专业和信息技术公共基础课而存在,抑或是因支撑其它专业发展的存在而存在,值得中职信息技术教师深思。因为目前,中职所有专业大类都无法离开“数字化”这个元素、并对数字化的依赖程度越来越高。
反而是信息技术类自身的专业,如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网络安全等新开设的信息技术专业在中职开设之初便遇到无法跨越的鸿沟,这个“鸿沟”就是新一代信息技术,其原理越来越深、技术复杂程度越来越高,对岗位人才的学历、技术、技能要求以及学习能力要求亦越来越高。我们中职信息技术的专业带头人似乎忘记了我们的服务对象——受教的学生,他们的学习基础目前是“每况愈下”。也忘记了施教的普通计算机老师,他们并非天才,指望普通计算机老师通过最少五天,最多21天的短期培训或自学,就能融会贯通教授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网络安全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期望太高。
由于新一代信息技术岗位已上移到高职、本科,计算机业已成为“文化”,中职信息技术专业仍定位在职业“岗位”,毋容置疑是不合时宜,并在走进一个“死胡同”。从学生、教师、产业的角度出发,中职信息技术专业,无疑应定位在夯实信息技术基础,培养学生计算思维和提高信息化素养以及提高学生学习数字化工具的能力。
中职职教人也应该清醒地意识到,中职信息技术专业之所以能存在,而且学生人数一直居于中职所有专业大类之首,并非是市场需要中职培养的信息技术人才,而是考不上普通高中的占比至少10%的初中毕业生对计算机有兴趣、对互联网有兴趣,社会上也普遍认为会操作计算机是一门必不可少的技能,且中职所有专业大类都无法离开“数字化”这个元素、并对数字化的依赖程度越来越高。也正是这些我们一直被忽略的因素,支撑着中职信息技术专业的存在。
作者:何力,广州市黄埔职业技术学校
---------------------------------------------------
郑信科中专部江老师认为:初中毕业没有考上高中,只是因为文化偏科太严重,或是孩子没有信息学文化,但是并不代表笨,学习技能,学中学才是国家开展职业教育的根本,为新时代培养更多的匠人。